减半浪潮下的矿难危机

三月的阿坝州还没有脱去冬天的气息,山上还有零零散散的雪,在妆点这个并不温柔的早春。孙祥领着我们上到半山腰,这个原本看上去颇为精明的男人,在阿坝也晒出了一身黝黑的…

三月的阿坝州还没有脱去冬天的气息,山上还有零零散散的雪,在妆点这个并不温柔的早春。

孙祥领着我们上到半山腰,这个原本看上去颇为精明的男人,在阿坝也晒出了一身黝黑的肤色,他用有些带着温州口音的普通话,在和同行人探讨减半后的算力,探讨间各执一词,宾主都很执拗。

很快,矿场特有的嗡鸣声掩盖了争吵声,在红绿光交错闪烁和无数的电线缠绕中间,简陋的货架上,摆满了矿机。矿场并不算很大,货架只有几排,交错的电线像密不透风的蛛网。

孙祥的声音很兴奋:“未来几个月丰水期,这些机器会给我们发一笔大财。”

矿场的晚钟?

“观察家,你有没有靠谱的质押方,我这边可以质押一部分比特币,不用多久,3个月时间就行。”

因为孙祥希望通过观察家,和几个做质押的巨头合作,我才得以前往阿坝州他的矿场一看,同行者也都是几个熟悉的托管矿主。

矿圈外的人,对这个圈子素来是秉持着好奇的态度。

神秘、低调、财不外露,是大多数区块链人对矿圈人的定义,但是随着2018年矿机论斤卖的段子广为流传,和2019年几篇讲矿圈的爆文,至少大家已经知道,矿圈并不如想象中一样到处是暴利。

小矿主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孙祥就是其中之一。

3月,区块链市场血流成河。在这场“海啸”中,矿业首当其冲,减半浪潮的来临使挖矿难度增大,疫情对矿机生产和发货产生了影响,比特币暴跌更是雪上加霜.

在2019年的12月,有一张截图在区块链各大社区传播开来。

矿圈豪赌减半行情在各大媒体的反复轰炸之下,已经不再是一个小众的话题,几乎任何一个社区的争论中,都脱离不开这个话题。

而随着减半的逐渐接近,与资本市场的表现,似乎当初的语言即将成真——一轮超巨型的矿难可能即将袭来。

在2019年,比特币从3000美元逆袭至14000美元的浪潮里,大量的资本重新涌入挖矿行业。在短短5-6个月时间里,平均每个月BTC全网新增算力在10EH/s左右。各大矿机厂商也在抓紧推出新品,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S17+,亿邦国际的翼比特E11++、嘉楠耘智开发的阿瓦隆A1166、神马矿机研发的神马M20S等,开始慢慢抢占市场。 挖矿难度正走上一个峰顶。

2个月后,BTC将于区块高度630000开始第三次减半,减半后,比特币的挖矿奖励将从每个区块12.5个比特币降至6.25个比特币,日产出减少为900枚,如果BTC价格维持在5500美元左右。那么每日挖矿奖励约为495万美元,按照120EH/s的算力估计,每T算力一天的理论挖矿收入为0.0412美元。

以蚂蚁S17的50W/THs为例,每T算力每日消耗1.2度电,如果按当前普遍的3毛的水电价格,也就是每日电费成本在0.36元,再加上硬件折旧、带宽、场地费用、人力成本、保险等费用。

即使是蚂蚁S17,也面临着收益大幅下滑、回本遥遥无期的风险。蚂蚁S9就不提了,蚂蚁矿机T17、神马M20以及芯动T3系列电费占比均已接近90%。
上一次那么严重的矿难,还是在2018年的11月,矿机一度论斤卖,矿圈无数中小矿主含泪爆仓。

矿难?不存在的

大环境的影响并不全然是借口,美股暴跌带动全体资产的缩水,黄金、原油、欧债争相瀑布,在这样一个资产多样性高度化的时代里,区块链从来不是一个独善其身的行业,甚至是一个在选择上,会被优先放弃的资产。

前景并不容乐观,何况中小矿主们,多多少少都加上了杠杆,在经历了去年一轮400%的行情后,用比特币质押买矿机的小矿主大有人在。现金流的周转,也开始威胁这部分人。

但是无论外界怎么说,矿圈内部并没有外界所想的那么恐慌。

王玖和我聊起来这次的矿难时,有点带着嗤笑。

“什么矿难,都是媒体说的,上一次这么说矿难是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初,你知道的,那次我赚了多少!”

王玖是矿圈的老江湖,2014年就混进了圈子,但是一直都是小打小闹,2018年底,比特币堕入深渊,深圳华强北的矿机店铺接连倒闭,曾经叱咤风云一机难求的蚂蚁S9,虽然不至于真的论斤卖,但是暴跌是必然的。

在那一次“超级矿难”的浪潮里,王玖在华强北抄底了2000多台蚂蚁S9,平均一台不到500,而在短短4个月后,2019年3月,他就把这批矿机以3倍的价格全部卖了。

接盘的人中,4个月前笑话矿机论斤卖的大有人在。

王玖告诉我,只要比特币没死,就不会迎来真正的矿难,挖矿会是一个长久的行业,迎来的只有矿机的新旧交替,至于亏的人,都是“看势头好了想进来捞一笔块钱,不割你割谁呢”。

同样不相信矿难的还有孙祥,如果说王玖的信心是来源于他的倒卖矿机,那么孙祥的信心就是丰水期了。

不是矿机,是下蛋的母鸡

决战丰水期,是矿圈的最大希望。

孙祥给我算了一笔账,他进了一批蚂蚁S17,53T的矿机,在区块奖励减半、比特币仍然停留在5000美元的情况下,一台机器的毛利接近17元,一天耗电57.24 度,即使在当前的比特币低位情况下,依然有利润可言,而且,再过不了几天,马上就是丰水期了。

丰水期对于矿工而言,意味着成本的减半。

根据剑桥大学的数据显示,在矿商的成本中,电费占了至少75%,硬件折旧、带宽、场地费用、人力成本、保险等费用等一共也仅仅占据25%。

对于孙祥来说,枯水期他的电费高达0.3元一度电,而丰水期,这个价格仅仅只有0.2元,甚至0.18元。

虽然这两年来,新疆、内蒙的火电站也逐渐开始进入矿商的视野,但是水电依然是矿场争夺的第一筹码,据了解,四川的水电分三段报价,丰水期1.6~1.8毛,平水期2.8~3毛 ,枯水期3.4~4.1毛,甚至传闻中,有一些神通广大的矿场主,可以找到低于1毛的电价。

孙祥告诉观察家,他看每一台矿机,都是在看下着金蛋的母鸡。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这么难的行情下,孙祥依然有信心去质押,继续加仓矿机,在他看来,除非比特币整个丰水期稳定在5000美元以下,否则,矿难就不会来。

而另外一个和我同去观察孙祥矿场的老兄,他手里大概有几百台蚂蚁S17存放在孙祥的矿场里,告诉了我一个,从未有人和我说过的观点:

“其实有很多人的确在豪赌,不光是赌减半,还赌蚂蚁S9。”

不只赌减半,还赌老矿机淘汰

我们都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矿机都过得很滋润。比如所有谈矿圈文章中,必然都会提到的昔日神机蚂蚁S9,即便在丰水期,拥有1毛5的电价,在当前的价格下,S9也几乎无利润可言,减半之后,更意味着开机即亏损。

蚂蚁S9已经是2017年的机型,至今已经过去2年多的时间,矿机早已更新了好几代,昔日的一代神机,在华强北最贵的卖家手里,也不过是800一台,其中大多数的矿机,已经前前后后经历过多次售卖。

但是,迄今为止,根据鱼池(F2pool)的数据显示,蚂蚁S9仍然为比特币网络提供着超过40%的算力。

随着减半的来临,蚂蚁S9关机价再度提高,这款神机终于要下线了,这将腾出大量的算力空间,也就意味着新一批的矿机,将可以获得更高的收益。

近几天,随着行情的下滑,QKL123数据显示,全网算力已经从120E下滑至100E附近,其中蚂蚁S9按40E算力计算的话,当淘汰了这部分旧机型,全网算力将会有一个巨量的下滑。

一台蚂蚁S17,在减半后,120E算力计算下,日净利润约为10元(按比特币5000美元计算),而算了下滑至60E,利润则会翻倍,这对于以新机型为主的矿场而言,无疑是好事一桩。

观察家向王玖咨询时,这位老江湖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很多小矿主都是拿二手三手,甚至四五手的S9,来挖一段时间,淘汰了就卖掉了。真正的矿池,早已经开始更新换代,还用S9当主力的矿池,那是自己没玩明白。”

如果说,2020的春天,是一场矿难。

那也没错。是专属于蚂蚁S9们的矿难,大量的中小矿主,或者以S9为主力机型的老矿场,将会再一次面临2018年底一样的窘境。

而对于新矿场而言,哪有什么矿难,肉和汤都已盛好,只待主人享用罢了。

矿圈压根不是普通人能玩儿的

区块链历史上有两次大矿难:

2013年12月,比特币从1150美元高位直接出现腰斩,再一次见到1000美元以上的比特币,一直等到了四年后,许多豪赌的矿工陷入低迷期。

2017年底,比特币冲上19000美元历史顶峰后下坠,几次徘徊在6000美元边缘。一直到2018年的11月,比特币正式跌破6000美元,价格腰斩,在3000美元谷底停留了好几个月,很多矿工被迫离场,矿机成为废铁。

其实所谓的矿难,无非就是随着市场价格的波动,导致一部分矿机到了关机价,被迫关机,然后静静等待重新开机的时间。

在这个往复的过程里,矿圈早已有一套熟悉的循环模式:

比特币价格上涨,就买入矿机,新矿工入场,算力提高,算力提高后,矿机竞争愈发激烈,收益下滑,然后入场矿工开始不再疯狂,算力稳定,随着时间流逝,比特币价格再次下跌,矿机面临关机,矿工离场,算力下滑,剩下的矿机收益提高。

然后再等到下一次的上涨周期,就像潮汐一样潮涨潮落。矿工们也都摸索出了自己的玩法,枯水期关机,丰水期开机,保持现金流,慢慢等长牛。

在矿圈,只有两类失意人。

第一类是用比特币质押,疯狂加仓矿机的赌徒,一旦遇到长熊周期,资金链跟不上,只能被迫清仓矿机,自食苦果。

包括 BlockFi、Bitgo、Babel、Matrixport、RenrenBit 在内的场外借贷巨头每一家的在贷余额都是数亿美金量级,这些贷款的主要流向就是对赌比特币减半行情的矿工,用于矿机的购买和日常运营的费用。数字资产发行环节的矿机厂商们此前已经在2019年预售了价值超过¥200亿的矿机期货,矿工们的杠杆率已然高企。

第二类是资金量不足的人,只能购买老矿机(比如现在买蚂蚁S9),而又遇到熊市下跌,老矿机开机就亏损,最后矿机砸在了手里,这类人,在2018年年底出现了不少,这一次,他们同样在,而且,依然在硬扛着。

根据 poolin 矿池的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除蚂蚁矿机S17和S19与神马矿机的M30和M31等少数新型矿机系列之外的大部分矿机已经接近或跌破关机价,但值得庆幸的是,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在过去24小时的实际下跌幅度尚不足14%,短期内将不会对比特币的全网安全造成任何影响。

魏儒就是我所认识的一个失意人。

2018年的四月,那个区块链的小阳春里,魏儒听到了几个朋友在矿圈叱咤风云的故事,不由心动入圈,从一开始的几台、几十台,到最后斥巨资购买了500台矿机。

当时,正逢一家矿池招商,声称电费只有1毛3,“矿场宽敞明亮,手续费公开透明,矿机定期清理,你不需要操心任何事情,坐等一两年矿机回本赚钱就行。”
魏儒信了矿池,把几百台矿机运到了四川甘孜的一个小水电站附近。然后,他发现。这个说好“不用操心任何事情”的矿池,一会儿停电,一会儿说矿机需要维修,一会儿又被发现偷偷把算力划到了矿池老板账户上。

魏儒和矿池老板大吵一架,花了一大笔运费,把500台矿机送到了另外一个小矿池,这些事情却再次重复。

“我也想和大矿池合作,但是一个是手续费确实太高,还有一个是大矿池也根本没有位置,有的是矿主和他们合作,我这几百台老机子,没人要。”

在矿圈兜兜转转一年,没有赚到多少钱,却白了不少头发,魏儒亏本卖掉了所有矿机,每每和我说起来挖矿的时候,还一脸懊恼。

“矿圈压根不是普通人能玩儿的。”

说白了,矿圈是一个比别的圈子更加“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圈子。

大的矿池可以拿到低廉的水电价格,来求合作的矿主络绎不绝,手续费拿到手软。而小矿池的电费议价能力弱,合作者少,招商一年都没有几个客户,手续费都不能支撑矿场的运营费用。

大资金的矿主可以和大矿池合作,宽敞明亮,流程公开透明,交了手续费,有足够的现金流,就可以慢慢等来长牛。小矿主砸锅卖铁,凑齐了几百台矿机,放到小的矿池里,动辄停电、维修,时不时还要担心矿池主偷偷把算力划到自己账户。

矿圈大佬坐在区块链产业链的最上游,看比特币涨跌如云淡风轻,矿圈小白披星戴月,在神秘的光环笼罩下,每日担惊受怕。

新的矿难,和旧的镰刀

美股在短短十天内3次熔断,道琼斯指数跌破三年以来的最低位,比特币短短24小时内从7900美元跌到3800美元,24小时合约爆仓超过200亿。

又是一轮新的暴跌。

孙祥的矿池里,有的矿主已经关机了,到处在委托渠道兜售矿机。而在另一侧,豪赌丰水期的大矿主们,还在考虑继续加仓矿机,在这个丰水期里大肆掘金。
每一个圈子都是二八分成,20%的人能占走80%的财富,每一个离场的矿工背后,都是一个赚钱到手软的矿圈大佬。

矿圈的大佬们会在牛市,四处奔走,呼喊着挖矿的收益和利率,号召更多的矿工加入到挖矿的队伍,用高额的价格卖给他们矿机,等到熊市,等到大多数矿工在寒冬中瑟瑟发抖时,他们会再度出手,用低廉的成本,买下离场者的矿机,加入到自己的矿池,默默在熊市里挖矿。

每一次矿难,都是中小矿工的噩梦,而此时此刻,大矿主和大矿池,已经准备好了属于他们的镰刀,收割到性价比最高的算力。

熊市再来,华强北卖矿机和买矿机的人迅速达成了共识,去年倒卖矿机赚了一笔的王玖蠢蠢欲动,开了矿池的孙祥到处用丰水期的电费招商,离场的魏儒说起挖矿就变脸。

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节奏。

新的矿难,和旧的镰刀。

币糖国际用户开放交流群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币糖国际.糖果空投网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dapk.com/post/2500.html
西贝财经

作者: 西贝财经

欢迎各区块链/矿业会议线上线下媒体合作!可提供战略宣传服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362016096

邮箱: hnyima@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