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符王瑞锡:我不喜欢“首富”这个称号,曾经是烤猫矿机的代理商

“我其实不太喜欢大家叫我首富,我更希望大家叫我小王。”2018年,因为EOS RAM的持仓,虎符创始人王瑞锡得了一个“首富”的称号,并在圈子里迅速传开。在接受深…

“我其实不太喜欢大家叫我首富,我更希望大家叫我小王。”

2018年,因为EOS RAM的持仓,虎符创始人王瑞锡得了一个“首富”的称号,并在圈子里迅速传开。在接受深链财经专访时,王瑞锡直言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称号。

“你看像火币李林、OK的徐明星也没有什么外号,主要是这个外号太土了”。

2013年投身加密货币领域,创立导航网站,加入烤猫团队,开矿场,建矿池,打造虎符钱包并将其发展为一站式区块链资产服务平台。

在将近七年的加密货币职业生涯中,王瑞锡除了是“首富”之外,还是“买矿机,找瑞锡”的“烤猫矿机销售”,更是帮助警方破获GBL虚拟货币诈骗案,屡登央视新闻的“小王”。

在王瑞锡看来,很多时候在行业中,好像谁发出的声音多,谁的嗓门儿大,谁就比较厉害。但事实上,作为一个创业者,还是要靠产品和服务说话。

回顾过往,王瑞锡表示,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这条道路上,自己被好奇心驱使着前进,面临了比同龄人更多的挑战,也获得了比同龄人更多的机会;与此同时,在经验和理性的作用下,自己不断调整自身定位,在行业的快速更迭发展中,迅速适应并站稳脚跟。

作为烤猫矿机前销售负责人,王瑞锡对烤猫消失这起“币圈悬案”心怀遗憾,但同时也看得非常开。

“虽然行业少了一位天才,但并没有阻挡行业发展的速度和规模”。

作为穿越牛熊的90后行业老人,王瑞锡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有着深刻的洞察和清醒的认知。

“早期的时候从业者凭借对新鲜事物一猛子的好奇心以及干劲就能攫取巨额财富,但现在显然是不行的”。

作为虎符的创始人,王瑞锡对如今所做的事业怀有期待,从借贷、理财到币币交易再到如今上线的合约交易,想要“谋大事”的虎符,野心从来都不是只打造一款钱包。

“我们不仅仅是想让虎符成为一个钱包,而是更想打造一个底层系统。”

以下为深链财经与王瑞锡的对话,深链财经在不影响原意的情况下略有调整。

【深链原创】

文丨石岩

我不喜欢“首富”这个称号

深链财经:你也是行业中的老人了,能否先简单讲讲你接触和进入加密货币/区块链行业的经历?

王瑞锡:2013年初,偶然的一次机会听到公司硬件工程师的同事提起到“比特币”这个词,出于好奇心,自己找了所能找到的关于比特币的资料去研究它。

在之前我知道Q币、点卡这种形式的虚拟币,但体验到比特币后发现,这东西和以往自己所认知的完全不同。于是放弃了之前的工作,开始自己创业,创办了BTCMINI导航站。

12.jpg

后来加入比特人、加入烤猫团队、再后来成为一名矿主。2016年从“幕后”的矿场主逐渐站到了台前,收购了算力吧,成立了比特币矿池Batpool,后来创立了立方投平台。

2018年创建了虎符钱包,将其发展为一站式区块链资产服务平台Hoo.com。

深链财经:2013年,知道比特币的人非常少,为什么你会被比特币吸引并且投身到这个行业?

王瑞锡:首先是因为比特币是一个非常新鲜的东西;第二,我自己是做技术出身,去研究和使用了比特币,也用显卡去挖过矿,对比特币是了解的;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我通过关注比特币也认识了一些圈子里的人,那个时候圈子很小,圈子里的人和互联网行业的人有着不一样的气质,喜欢钻研,又很Open,状态非常好。

深链财经:也有一些基于创业的考量吧?

王瑞锡:是的,当时自己也想要去做一些事情,但没有很好的方向。很多人都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在我看来,扎堆跟别人做一样的事情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的想法很简单,比特币如果是一个机会的话,那就去找需求是什么。最开始大家的需求是为了了解和参与比特币这个行业,那我就做了BTCMINI导航站,给大家提供了解的渠道和入口,然后就全身心投入到其中。

深链财经:从BTCMINI开始,之后你卖过矿机,开过矿场,也搞过云算力,现在在做虎符。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尝试?这是行业的发展变化促使参与其中的人去不断求变,还是说你就是对新鲜事物比较好奇,喜欢折腾?

王瑞锡:自己好奇心重,遇到新鲜的事物,觉得都要去了解一下,尝试一下。

但更重要的是整个过程,其实更多的是自己在不断调整自己在市场中的定位,依据自己已有的积累和能力,去适应行业的发展变化。总的来说,我是在寻找一件在某一个时间点或者长期可以全身心投入的事情。

深链财经:你刚才提到了自己好奇心重,你觉得自己是怎样一种个性,这种个性给创业或者工作带来了哪些正面或者负面的影响?

王瑞锡:好奇心重、比较纠结、追求完美。

当然在成熟和成长的过程中人是会不断抹平自己内心的波动,以平常心来面对问题。但是难免会产生纠结,比如,一件事情要不要做,该怎么做。

关于性格对自己的影响,其实也是两面性的。拿好奇心来说,对个人好的方面是,相较于其他人停留在书本和理论,自己有了更多的实践,对事物和行业的认知更加深刻;不好的方面是,行业里的很多机会都去尝试,难免会多走弯路,浪费了时间。

深链财经:业内的老人(闪电)之前在一篇文章里提到过你,说你“没有一个项目做的很大,但他确实挣到钱了”,你怎么看待他的这个评价?为什么没一个项目做得很大,另外,真的挣到钱了吗?

王瑞锡:其实也亏了很多,比如2018年中旬EOS相对高位的时候用了125万个左右的EOS买了RAM,到现在自己还有2个GB的RAM,仅次于B1公司,应该是RAM个人持有者中亏的最多的。

深链财经:所以大家当时大家称你为“首富”?

王瑞锡:我其实不太喜欢大家叫我“首富”,你看像火币的李林、OK的徐明星也没有什么外号。主要还是“首富”这个外号太土了,我更希望大家叫我小王,通过我现在的虎符了解我,通过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了解我,我希望做为用户服务的小王。

深链财经:你觉得闪电的评价准确吗?

王瑞锡:自己确实抓住了一些机会,这些抓住的机会和我刚才讲到的好奇心有很大关系,但是行业内机会很多,很多从业者想要把每个机会都抓住,但有些机会并不适合自己的基因,所以还是要坚守一个领域,做适合自己的事情。

闪电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自己小众圈内深耕,这种坚持很佩服。但我的好奇心驱使我在不同纬度和领域突破,打破舒适界限,寻找突围。慢慢成熟了会知道是需要有一个方向往前冲的,所以之前的历史是经验也是教训。

天才烤猫消失了,但行业依旧滚滚向前

深链财经:在你的经历中,烤猫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从烤猫消失到如今,你有听到过他的消息吗?目前烤猫仍旧是失联的状态吗?

王瑞锡:我是2014年从比特人去的深圳烤猫那里,在烤猫那里工作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一方面是负责销售,另外也是在做一些运营的工作。后来2015年初烤猫消失,2015年上半年自己帮助公司进行资产清算后就去挖矿了。

关于烤猫的踪迹,其实众说纷纭,有人说烤猫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还有人说在某个地方见到烤猫,我没有亲自去验证过。但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到目前,烤猫家人也联系不到他。

深链财经:前不久嘉楠耘智的创始人张楠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坑骗烤猫的那些人现在还活跃在矿圈,这件事你了解吗?

王瑞锡:当时烤猫是和淮南的一个人合作,具体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事实上,当时跟烤猫合作的矿场里面不仅仅是烤猫自己的矿机,还有火币的矿机,可能火币的手段比淮南那批人更加强硬,所以后来解决了问题。

深链财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你把烤猫的消失与比特币初始时代的逝去联系在一起,说“那是一个纯粹的技术极客的时代,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对于你个人来说,烤猫消失意味着什么,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烤猫消失又意味着什么?

王瑞锡:每一个行业都是从有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烤猫的消失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我觉得算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从较长的时间维度来看,虽然行业里少了一位天才,但并没有阻挡行业发展的速度和规模。另外,对于行业中认识烤猫的人来说,很伤心、很可惜,但只能期盼他没有出事。

深链财经:在你身上还发生过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比如你之前曾帮助警方破获过GBL虚拟货币诈骗案,还帮助不少人找寻被盗币的流向,感觉挺正能量的,当时做这些事情的出发点是什么?

王瑞锡:助人为乐为快乐之本,自己正好遇到了这件事,也有能力去帮忙,所以就帮助了一下。不过因为这件事,2013年央视采访过我好几次,当时大家也调侃说“央视小王”经常出现。

深链财经:加密货币/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变化非常快速的行业,很多之前做得不错的人被甩下车,但同时又有一批人迅速崭露头角,作为一个年轻的行业老人,你怎么看待这个行业,你觉得这个行业生存和成功的法则是什么?

王瑞锡:区块链行业属于新型长期可发展的行业。虽然行业的机会和方向很多,但是要根据自身条件才能找准发力点。

不是所有人进来就能做成事,每个人的目的不同,能力也不同。

如果想在这个行业把事情做好,我觉得:第一,对于团队来说,无论熊市还是牛市都要控制好成本;其次,在可控的成本下增加业务的产出;最后,要提前布局下一个行业重点,对未来要有判断。

熊市不做事,牛市没你事

深链财经:什么时候有了做虎符的打算的,初衷是什么?

王瑞锡:2017年底我们萌生了进入钱包赛道的想法,并开始虎符钱包的研发,2018年中正式上线。

最开始做钱包其实是给自己用,当时我们投了很多项目,在项目管理和财务管理方面很分散,需要一个自己的钱包,这是虎符钱包的雏形,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进一步去考虑在钱包方面市场的需求是什么,后来就推出了借贷和理财功能。

深链财经:为什么会选择钱包这条赛道,这个赛道竞争其实挺激烈?

王瑞锡:钱包确实不好做,盈利空间有限,但如果产品和服务做得足够好,还是会受到用户认可的。

刚才谈到做钱包的初衷,一方面是从需求上来说,那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区块链行业是一个安全问题不容忽视的行业。安全影响着行业自身的发展,同时也影响着行业外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

我们希望来解决资产管理的安全性问题,事实上我们也率先推出了“共管功能”,也参考海外托管平台BitGo的模式,推出了企业级的托管服务“虎符公链云”,后来改名为Hoo Custody,为企业级用户提供专业安全的区块链资产服务。

深链财经:虎符这个名字取得非常好,这个名字是谁取的,寓意是什么?

王瑞锡:虎符这个名字是我们团队想出来的,当时我们在做共管钱包,在取名字的时候觉得“虎符”这个名字非常合适。

我们知道在古代虎符是皇帝调兵遣将用的兵符,一半交给将帅,另一半由皇帝保存。只有两个虎符同时合并使用,持符者即获得调兵遣将权。这代表着安全,信任和责任,也比较符合保护区块链资产安全的理念。

如果去看我们域名的话,也非常好。在互联网浪潮中,雅虎(Yahoo)非常知名,所以我们也花了不少钱买了Hoo.com这个域名,hoo的谐音就是“虎”。

深链财经:最开始在大家的认知里虎符就是一款钱包产品,但目前来看,“虎符”已经不能用“一款钱包”来指代了,现在虎符的业务范围和产品都有哪些?哪些是重点发力的?

王瑞锡: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很早就开始做借贷, 后来又衍生出理财,这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后来加入了法币交易、币币交易,推出了双币理财,退币权等等,目前又推出了合约。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把虎符打造成了以交易为核心业务的一站式区块链资产服务平台,覆盖交易、理财、借贷、资金托管、DEX及项目支持等各个领域。

我们不仅仅是想让虎符成为一个钱包,而是更像是一个底层系统。通过这个系统,用户可以进行理财,抵押,借贷,交易等。

众所周知的是,在这个行业,交易的需求是最多的,我们也是从市场需求出发,在交易这一块重点发力。

深链财经:交易这个赛道比钱包赛道的竞争还要激烈,我们的优势是什么?

王瑞锡:交易所这个赛道人更多,竞争更激烈,但是大家的能力参差不齐。有能力做出安全的、产品和服务优质的交易所的人屈指可数,很多交易所都是买的系统,存在很大的问题。

在做交易所方面,我们有足够的技术积累和实力,另外,我们有比较好的做事情的调性和价值观。很多从业者追求一波流,赚快钱。但我们不是这样,我们是奔着长期去的,想在交易所这条赛道上长久发展,所以不会做突破行业底线的事情。

深链财经:虎符最近推出了合约平台,其实在2019年不少交易所都推出了合约平台,虎符的机会在哪里?

王瑞锡:客观来说,整个合约市场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但并不是说新平台就没有机会。

因为目前市面上的合约平台或多或少仍存在一些饱受诟病的问题,比如“分摊”、“提前强平“、“规则不透明”、“费率高”等问题,我们针对这些问题做了创新和优化,比如首创了“强平返还”机制。

另外,虽然现在三大交易所以及一些海外发力很好的交易所都形成了比较好的用户粘性和用户规模。但是现在市面上的合约产品仍然不具有太多的可延展性,合约市场仍处于早期,金融衍生品市场还是有更多更丰富的产品的,数字货币衍生品的潜力并没有完全释放。

这些都是虎符推出合约的机会所在。

深链财经:目前,加密货币市场环境惨淡,在这样的环境下,虎符的发展思路和策略是怎样的?

王瑞锡:熊市不做事,牛市没你事,无论牛熊,我觉得持续保持对于行业的敏锐嗅觉以及更加活跃的状态才是穿越牛熊的关键,大多数机构和企业都没有做事的时期,我们积极做事情必然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深链财经:2019年结束了,如果用一两个关键词去给自己和虎符做一个2019年的年终总结的话,你会用什么?为什么?

王瑞锡:2019年对于虎符是挑战和积累的一个过程,如果说关键词的话,就是“挑战”和“积累”。

从2018年虎符成立到现在,经历了几个阶段。从无到有,从钱包借贷到币币交易,对于虎符来说这是一个挑战,而从币币交易开通合约交易,对虎符来说又是一个挑战。

目前,虎符的业务线包括借贷、理财、法币交易、币币交易、合约交易、虎符托管(Hoo Custody)、虎符矿业。每一块业务点都是专人专项,经过2019年一年时间的积累,产品和业务模型趋于稳定,所以我觉得第二个关键词是“积累”。

只有好奇心和干劲是不行的

深链财经:你是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到现在已经六年多的时间,从你的个人感受上来说,这几年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瑞锡:感受最深的是专业化、金融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各个赛道越来越细分,各个业务线都有更加细分、更加专业的人才加入。

早期的时候从业者凭借对新鲜事物一猛子的好奇心以及干劲就能攫取巨额财富,但现在显然是不行的,只有以更加追求专业化的心态才能做出真正让用户满意的产品。

整体来说整个行业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从粗放到精细的发展变化。

深链财经:目前整个行业其实还是看天吃饭的状态,非常依赖比特币的行情,你怎么看待这种现状?

王瑞锡:牛熊转换是经济周期和金融市场的必然规律,在充分自由的市场中,判断市场行情走势的维度很多。而目前,由于比特币仍然是行业内共识最高的资产,其币价波动也会对行业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随着越来越多的商业组织对区块链认可和宣传,各国政府对区块链的态度更加友好,以及行业内的基础设施更加健全,未来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度不断提高,相信行业的春天也将更长,而不仅仅依赖于比特币价格转变。

深链财经:在国家开始重视区块链之后,可以看到的是市场经历了冰火两重天。因为这本身是一把双刃剑,国家重视和鼓励相应的是监管的加强和收紧,你怎么看待这件事,身处这个行业中的个人和公司应该如何去应对这种变化和挑战?

王瑞锡:我认为国家动向最大意义在于示范效应和为区块链行业正名。

对区块链科普会为行业带来大量新生力量,不仅有大量之前存疑观望的投资者,更有众多技术实力雄厚但限于政策不明朗无法入场的正规军,此外还有政商相关的大量应用场景将被探索开拓。

国家监管政策对区块链从业者来说,既是风险也是机遇。但是需要明白的是,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应用,政策向来都是支持和鼓励的,我们也应该致力于真正让区块链技术和其它前沿信息技术融合起来,赋能实体经济。

深链财经:虽然目前加密货币市场才两三千亿美金的市值,区块链的发展也处在初级阶段,但整个行业细分的赛道其实非常多,你个人比较看好哪些赛道,如果有新的从业者进入其中,你会建议他们做哪方面的业务?

王瑞锡:新入场的从业者、创业者可以去做有一些更多现金流的业务,比如借贷,比如托管,以及金融化的部署。当然,有技术背景的从业者可以从区块链底层技术效率优化或者行业中间件做一些思考,或者基于一些已经有流量优势的明星项目去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赛道跟随,比如基于跨链的波卡和Cosmos,甚至是基于这个项目本身去做一些开发。

另外,先入手,不要老是说“颠覆”。

后记

“老板今晚有时间,可以接受采访。”

1月3日,周五,晚上八点。约定采访后一周,深链财经成功和大名鼎鼎的“首富”王瑞锡通上了电话,此时的虎符正在为合约业务的上线做准备工作,即将到来的周六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他和同事的工作日。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王瑞锡从自己接触比特币的故事讲起,回忆了个人过去六七年的职业生涯,同时也为深链财经勾勒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变迁。

作为90后,王瑞锡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及行业认知,和诸多创业者热衷于谈理想、讲情怀不同,采访中王瑞锡嘴边挂着的多是“适应”、“做事”、“赚钱”等实实在在接地气的词语。

而不论是从其话语中,还是从其履历中都可以看出,王瑞锡是个十足的实干派。

对于行业老人闪电的评价,王瑞锡没有正面回答“为什么没有一个项目做的很大”这个问题。或许,同样作为行业老人的他并没有想好这个尖锐问题的答案。

不过,“确实挣到钱了”毋庸置疑,但“没有一个项目做的很大“也许要在未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毕竟,虎符中藏着王瑞锡的答案。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币糖国际.糖果空投网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dapk.com/post/2222.html
西贝财经

作者: 西贝财经

西贝财经欢迎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362016096

邮箱: hnyima@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